您现在的位置: 青岛市工业设计协会 >> 综合信息 >> 行业动态 >> 正文
固顶文章 关于转发《组织申报第二批市级…
普通文章 第19届工博会
普通文章 2017中国工博会将召开 五看用友…
普通文章 人工智能时代:互联网推动制造…
普通文章 “互联网+先进制造业”促“中国…
固顶文章 关于转发《组织申报第二批市级…
普通文章 『亚洲设计管理论坛』11月2日杭…
普通文章 矛盾中起航—产品设计的新境遇
普通文章 企业生存与工业设计
普通文章 新一代工业机器人悄然崛起 更加…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  

    民族文化决定工业水平——从中国红星奖看德国工业
    作者:青岛工业…    文章来源:本站综合整理    点击数:1893    更新时间:2016-3-21

       “不能脱离了制造去谈设计,这是犯忌讳的。”近日,北京市科委工业设计促进中心主任、中国设计红星奖执行主席陈冬亮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工业设计师应该有所感悟。我们有几百所设计学校,工业设计发展速度也很快;但和日本等国比起来,我们还有不小的差距”。

        为了提升我国的工业设计水平,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与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在十年前发起创办了“中国设计红星奖”。陈冬亮说,“做好‘中国设计’,我们有必要做好‘中国精工’,这样才能创造出适合中国‘新经济’的‘新供给’”。

     

    不能有匠气,但要有匠心

        “一提起德国设计,我们的反映是严谨;一提起日本设计,我们的反映是精细。他们都从细节入手,把工业设计融入了产品研发。”在陈冬亮看来,“‘中国设计’需要找到自己的风格”。

        自称“一名工业设计的服务者”,陈冬亮说,“二十多年来,我感到了中国设计的巨大进步。现在,我们的不少设计,拿到了世界性的大奖。这是值得骄傲的。但想要取得更大的进步,我们应该做好‘中国精工’”。

        对于做好“中国精工”,陈冬亮认为,“不能有匠气,但要有匠心”。在他看来,这是“中国制造”和“中国设计”都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工业设计发展很快,市场很大,这是好事情。但从另一面看,我们是不是好不够踏实?我们是不是什么都做?这些是值得深思的”。

        陈冬亮讲了一个“红星奖”评审中的例子,“一个设计,创意很好。中国专家非常喜欢,日本专家却不同意这个设计获奖。在他们看来,这项设计,制造出的产品还有瑕疵,稳定性不足。”
       “这个故事充分体现了中日对于工业设计的不同认识。我们更多地把设计当作创意,但日本专家把设计和制造融为了一体。”陈冬亮说,“工业设计的发展,需要文化、艺术、审美等水明的提升,也需要把设计和研发融为一体。这正是做好‘中国精工’的必要性”。

    好的设计师应该闭上嘴、竖起耳朵

        “一项好的设计,不能过于注重外在的复杂性,而要能够真正地解决问题。”在陈冬亮看来,过于注重外观设计,成为了制约“中国设计”提升的一个症结因素。

        针对这个问题,陈冬亮提出了“适用性”的评判标准,“一个产品出现时,人们应该是自然而然地使用它。要把设计融合在生产、生活中,而不能出现太多的门槛。”

        “好的设计师,应该闭上嘴、竖起耳朵。”对于如何做到“适用性”的问题,陈冬亮认为,“对于设计师来讲,最重要的不是向大家去灌输自己的思想,而是要在聆听中发现需求并通过设计去解决需求”。

        在十年来“红星奖”的探索和实践中,陈冬亮说,“我们不仅关注人们的吃穿住行,还关注智能制造的各个环节。我们的导向就是把设计和民生、国家利益结合起来”。

        “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的视线,也没有什么是你思想的边界和障碍。做好‘中国设计,就像多听多学,借鉴一切优秀的东西,然后从需求出发创新进取。”陈冬亮认为,“好设计,好商品,好供给,这是一脉相承、有机联系的。我们必须要踏实下来,让‘中国精工’创造‘新供给’”。

     

     

     

    从德国登峰造极制造业的成功秘诀看“匠人精神”6大内涵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德国制造水平登峰造极,厉害之处不在于能制造出结实耐用的工业品,而在于他们的思想和文化的专注与严谨,这种力量无法摧毁,也难以学习。

        德国,不仅是诗人、思想家和作曲家的国度,更盛产科学家、工程师、技师,并以其登峰造极的制造业,尤其是机械制造和汽车业而享誉世界。这是一个理性和浪漫同举并重的民族。

    德国制造的产品特性

        在中国,与“德国制造”最有渊源的城市,莫过于自1897至1914年曾经作为德国远东地区殖民地的青岛市。提及这段历史,中国人心中伴有隐痛,德国人心中伴有惭愧。而这段历史,客观上却促进了青岛的工业发展。而今,青岛啤酒、海尔等青岛品牌,还承载着“德国制造”的文化内涵。

        据《青岛早报》报道:2006年,德国商人亨利安来到青岛投资生产大型齿轮。而在他之前,亨利安家族已经有三代生产齿轮的历史。2010年6月,亨利安80岁的父亲来到青岛,父子两人游览到江苏路基督教堂时,走进塔楼里看到了教堂钟表依然在正常使用。

        亨利安说:“当我们在钟表上看到‘J.F.WEULE’这几个字,父亲就很激动,因为这是德国100多年前就有名的钟表制造商。100多年前,J.F.WEULE钟表的齿轮,都是我们亨利安家来供应。”保证钟表正常运转的齿轮有小有大,总共20多个,每一个都如102年前设计者设计的那样,严丝合缝,正常运转。教堂工作人员说,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维修过这座钟表,就是每三四天都要给这些齿轮涂抹一次机油。亨利安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况,这些齿轮没有任何问题,还能再用上300年,真要维修时,恐怕是我的曾孙一代了。”

        不仅如此,青岛啤酒厂100年前德国制造的酿酒设备、电机、变速箱、标贴机和选麦机等,至今还能使用。青岛老市区100年前德国人留下的地下排水系统,雨污分离,设计合理,无论多大雨量都能正常运行。昔日德国总督府的家具、吊灯等每个细节的工艺都正如今天解说员面向参观者津津乐道讲解的那样神奇,引起听众阵阵唏嘘。

        无论百年前的教堂大钟、酿酒设备、地下排水系统、建筑与家具,还是今天的奔驰、宝马、双立人刀具,“德国制造”具备了如下四个基本特征:耐用(Haltbarkeit)、可靠(Zuverlaessigkeit)、安全(Sicherheit)、精密(Praezision)。这些可触摸的特征,是德国文化在物质层面的外显,而隐含其后的,则是“德国制造”独特的精神文化。

     

    德国制造文化内涵及关键因素对比分析

        德国人“理性严谨”的民族性格,是其精神文化的焦点和结晶。“理性严谨”是黑格尔、康德的哲学;“理性严谨”是卡拉扬的手;“理性严谨”是德国足球;“理性严谨”更是“德国制造”的核心文化。其在制造业的具体表现,则可归纳为六大行业文化。

    专注精神

        在德国,“专注”是其“理性严谨”民族性格的行为方式。德国制造业者,“小事大作,小企大业”,不求规模大,但求实力强。他们几十年、几百年专注于一项产品领域,力图做到最强,并成就大业。此所谓“大业”特指——“大事业”,在业内有地位、受尊敬。这些大业者,有些今天仍是中小企业,例如:Koenig&Bauer的印染压缩机,RUD的工业用链,Karcher的高压专业吸尘器都是行业的全球领袖,(尹一丁.德国小公司如何征服世界.21世纪经济报道,2011.3.25(23).)而有些则已经成长为大企业。“大”并不是目的,而是“强”的自然结果。这恰恰印证了老子的哲学:“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中国制造业乃至各行业,目前还普遍存在“超常规、跨越式放量发展”的浮躁现象,耐不住寂寞和诱惑,缺乏专注精神。而华为、万科等个别专注型企业则代表了中国企业的希望和方向。

    标准主义

        德国人“理性严谨”的民族性格,必然演化为其生活与工作中的“标准主义”。德国人生活中的标准比比皆是,如:烹饪佐料添加量、垃圾分类规范、什么时间段居民不可出噪音、列车几点几分停在站台的哪条线。他们是一个离开标准寸步难行的民族。这种标准化性格也必然被带入其制造业。从A4纸尺寸,到楼梯的阶梯间距,我们今天时常接触的标准很多都来自德国。全球三分之二的国际机械制造标准来自“德国标准化学会标准”——DIN(DeutschesInstitutfuer Normung)。可以说,德国是世界工业标准化的发源地。DIN标准涵盖了机械、化工、汽车、服务业等所有产业门类,超过3万项,是“德国制造”的基础。

        标准主义在德国企业的具体表现首先是“标准为尊”。在德国制造的过程中,“标准”就是法律。尊重标准、遵守标准,就像戴安全带和遵守红绿灯一样自然。其次是“标准为先”,亦即在具体的生产制造之前,先立标准。奔驰公司通过实施“标准为先”的质量文化,实现“零缺陷”目标。其有效途径就是尽可能详细地完善每个环节和部件的标准。“德国制造”的标准主义有着其深刻的文化渊源。语言是思维的工具、是文化的第一载体。德语语法就是德国的语言标准。德语是世界语言中标准最多的,如名词“性数格”、动词变位等严格规定。一旦掌握了德语语法,就可以造出完美的德语句子。中国人学习德语的困难,与学习“德国制造”的困难如出一辙。

        对比德语,汉语属于慧性文字。在智能文明主导的时代,难以发挥优势。汉语语法的“多义性”与中国人处理问题的“变通性”有着密切关系。德国人无法面对和处理“不确定性”的性格,必然演变出其对于“标准化”的依赖。而中国人,对于“不确定性”的驾驭能力,似乎降低了标准化的必要性。这种能力体现在体育项目上,越小的球以及越是具备不确定性的项目,如:乒乓球以及跳水、体操等,是中国队的压倒优势。 

    精确主义

        德国人做事讲究精确,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都很突出。在德语口语中,Genau,类似于Yes、Ja,即“是”或“对”,在口语交谈中出现频率最高,表示“精确”、“准确”。德国人不精确的话不说,不精确的事情不做。不少来华安装设备的德国技师,使用带水准仪的四脚梯子,先将梯子调试水平,再保证设备安装的水平。

       作家刘震云亲自经历了德国式的精确:“我问他们,莱茵河有多深,这让德国人很犯难——春夏秋冬四季,河水深度都不一样,他们不知道如何回答才最精确。” 拉扬的手,曾经以德式精确,指挥柏林爱乐乐团重新演奏德国古典乐曲。他要求每个音符必须精确无误,容不得半点含糊。是他把该乐团带入了交响乐史上的一个巅峰时代。

       德国人的精确主义,必然会带入其制造业。据《欧洲时报》报道,德国制衣业委托一家研究所重新测量和统计有关德国人身材的数据,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准确的制衣尺寸。精确主义直接给德国制造带来了精密的特性。

      相比之下,中国语言中的高频词汇则是:“差不多”,在表现出中国人驾驭“不确定性”功力的同时,则也显示了一种负面的不求精确的模糊性和随意性。中国制造普遍精度不高的文化原因,就包括这个“差不多”文化。

    完美主义

    在专注精神、标准主义、精确主义的递进发展中,必然产生完美主义。这四个文化要素具有明显的递进包含逻辑关联。“完美主义”,是“专注精神、标准主义、精确主义”的综合表现;而“完美至臻”则德国制造的根本特征。

    1984年底,海尔总裁杨绵绵负责到德国引进冰箱生产线。她曾回忆了德国工人认真的工作表现:“我在利勃海尔看到德国一个普通的做果菜盒的操作工人,注塑出来一个果菜盒,他就欣赏一下。他的动作应该称为检查,但我从他的眼光里看到的是一种欣赏,对自己劳动成果的欣赏。欣赏之后,他就在这个机器周围一通忙活,让下一个干得更好。这种精神感动了我。

        追求完美(Gruendlichkeit)的工作行为表现是“一丝不苟、做事彻底”,也就是“认真”。这已经是德国人深入骨髓的性格特征。哲学家费希特在“至德意志民族”演讲中强调了这个民族性格——“我们必须严肃认真地对待一切事物,切切不可容忍半点轻率和漫不经心的态度。”德语有一谚语:“犯错误,都要犯得十全十美。”德国人做什么都要彻底到位,不论是否有人监督,也不论是职业工作还是做家务,做不完美、有瑕疵就深感不安。 

        我一下子看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认真负责的人。这个工人让我感动了很久,给了我灵魂上的震撼。我想我们也应该这么做,要想改善自己,先从认真做事开始。”后来就开始了以“砸冰箱”为序幕的海尔制造文化再造,并由此引进德国制造业文化。


     
     
    版权所有 青岛市工业设计协会 建议分辨率1024*768 联系我们
    青岛市市北区辽源路257号6号楼108室 电话:0532-55583221 传真:0532-55583221
    邮编:266034 E-mail: qdida@126.com  鲁ICP备12034017号-1